庇里牛斯山健行:GR10步道最驚豔的4個路段

馬修·穆耶(Mathieu Mouillet)健行穿越法國的過程中,選擇了GR10步道,庇里牛斯山靠近大西洋的部分,穿越了從巴斯克地區(Pays basque)到貝阿恩(Béarn)。他與我們分享了這段旅程中的某些精彩時刻,也是他旅行過程中最美好的回憶之一。

三十字山口(Trois Croix)

在艾因霍亞(Ainhoa),從三十字山口正好俯瞰翠綠的妮維勒山谷(vallée de la Nivelle), 小河從山間流過。放眼望去,我最後一次看到了巴斯克海岸和大西洋。聖讓德呂茲(Saint-Jean-de-Luz)、昂代伊(Hendaye)、薩雷(Sare)……GR10步道的這些路段已經在我身後了。飛行的禿鷹,山頂的墳墓,風在林間竊竊私語……時間似乎停滯了。但是我得繼續前行。距離法國和西班牙邊境的德沃山口(col des Veaux)還很遠,Esteben Borda農場旅館的烏丹加林(Urdangarin)一家人還在等著我一起吃飯。這將是一頓豐富大餐!

Iparla 山脊(Crêtes d’Iparla)

自徒步旅行以來,每一個路段都是從陡峭爬坡開始,這讓我雙腿有如刀割。我收緊了承重帶,讓背包更貼近背部,然後踩著枯萎的蕨類植物開始攀爬。經過的路一步一步消失在雲霧中。我走了一個小時,陪伴我的只有寂靜和虛無。在這種與世隔絕的環境中,我感到無比的自由和輕盈。在懸崖邊漫步也變得異常輕鬆。

伊拉蒂山間木屋(Chalets d’Iraty)

整整三天,我在Kaskoleta木屋等著雨停。最後我還是繼續行程,走在海拔800米的山路上,我的身上覆滿了雪。我腳下的土地吱吱作響,並且出現了動物的痕跡。誰在我前面?兔子?白鼬?抑或狐狸?在山的另一邊,地勢高低起伏,好一幅單色畫!我對自己說,選擇冬天出發真是正確!

Holzarte吊橋

下雪後,前行的路變的異常艱難。我放棄了高高的山谷,轉而取道卡斯卡德(Cascades), 這段路上,GR10步道有時候僅僅只是一條泥濘的小溪。我聽到了Olhadubi峽谷底部山洪咆哮的聲音。Holzarte吊橋懸於空中150米處,雖然不是最高的,但是景色極其壯觀!

前往巴斯克山區